蛋糕表面的糖衣

  关于钱学森乘坐的“克利夫兰总统号”邮轮,还有一个故事:那是在2005年7月,总理去医院看望钱学森,这一消息见报之后,钱学森收到一封来自菲律宾的用英文写成的信。那是当时已经75岁的菲律宾老华侨林孙美玉写来的信,回忆起当年“克利夫兰总统号”停靠在马尼拉码头时,她巧遇钱学森。林孙美玉女士在信中回忆了50年前的情景,钱学森谦称自己只是“蛋糕表面的糖衣”:

  敬爱的钱学森先生:距我们第一次见面已经50年了,那时您正在归国途中,船停泊在马尼拉。与您见面的那一刻对我来说是极其重要的,我一直铭记在心。那时,我们当地的日报有对您的报道,说您是中国伟大的科学家,放弃了在美国的舒适生活毅然回归中国。这让我对您产生深深的崇敬之情,因为很多人为了自己的生活,不惜做任何事情也要到美国去。但是,您却是放弃了优越的物质生活坚决要回到中国,为自己的祖国服务。

  我已经记不起具体是哪一天见到您,但我知道是1955年,那一天我弟弟正好乘您坐的船去加拿大。我们全家登上船送弟弟,我们都盼望能有机会在船上见到您。我们找到了您的舱位,问保安人员是否可以与您谈话。非常幸运,当您走出船舱见我们时保安同意了。我们介绍了自己并说我们是中国人,您看起来与众不同,表情生动灵活,人显得高、瘦,当然不用说非常英俊潇洒。我们进行了如下谈话:您为什么想回到中国?”我问。“我想为仍然困苦贫穷的中国人民服务,我想帮助在战争中被破坏的祖国重建,我相信我能帮助我的祖国。”您回答。“您离开美国困难吗?”我又问。“是的,美国政府设置了太多的条件。他们不允许我带走我的书和笔记,但是,我将尽最大努力恢复它们。”您接着回答。“菲律宾怎么样,这里的中国人被歧视吗?”您轻声询问。“是的,非常受歧视,他们瞧不起中国人,很多人被错误地怀疑是。”我回答。“你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您又问。“我姐姐是初中老师,我是高中老师。”我回答。您说:“非常好,中小学的老师非常重要,因为这是一个社会发展的基础。青年是社会的未来,他们必须受到好的教育,以培养他们的潜能和创造力。”我说:“但是,我只能教低层次的东西。不像您,是杰出伟大的科学家,能够创造伟大的事业。”您又说:“不,我只是蛋糕表面的糖衣。蛋糕要想味道好,里面的用料必须好。基础非常重要,培养年轻人是一个国家进步的基础。不要瞧不起你的工作,你是在塑造年轻人的灵魂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