油价暴跌运费暴涨!中东到中国运费翻番航运、

  近日沙特和俄罗斯爆发石油战,国际原油价格应声暴跌超过30%。正当包括中国在内的用油国,希望利用国际原油价格暴跌的机会采购和储备尽可能多的原油之际,国际航运公司超大型油轮的运费价格却出现了暴涨,中东到中国航线的超大型油轮(VLCC)的运费在一夜之间几乎翻倍,直接抢走了国际原油价格暴跌的第一块蛋糕。

  据几家船舶经纪公司的消息人士介绍,国际原油价格在3月9日(周一)遭遇“史诗级”暴跌之后,就开始有不少中国炼厂开始联系航运公司,希望租用更多的VLCC超大型油轮从中东地区运油。海湾地区至中国航线美元,到3月11日(周三)已经暴涨至每天约160,000-180,000美元。而就在一个月前,VLCC的费率每天大概只有20,000-30,000美元,涨幅非常惊人。消息人士称,3月10日至11日两天已经有27艘VLCC被订走,而上个月同期的预定数量为4艘。连船舶经纪公司都感叹,近期运价的涨幅太过惊人。

  正当新冠病毒疫情影响国际油价预期之际,以沙特为首的OPEC与俄罗斯非但未能就扩大减产支撑油价达成一致,反而还威胁增产,从而造成全球油价崩盘。中国等东亚国家希望借此机会大量购入低价原油,削减石油在国民经济中的成本。在这种情况下,东亚各国的炼厂大量租用VLCC,一方面是为了补充低价的原油库存;另一方面也有不少炼厂和贸易商,希望利用VLCC储存原油。其实这种方式在国际原油市场上比较普遍,在伊朗在美国恢复对伊朗石油产品制裁之前,伊朗就租用了大量的VLCC将原油拉到东亚地区的保税区,既可以规避制裁也可以实现就近销售。随着国际航运费率的暴涨,继续使用VLCC储存石油就不太合算了。

  据消息人士透露,近期国际原油价格虽然出现了暴跌,已经比1月份的高点跌去了近一半的空间,但是国际市场上的供求关系并不是非常的宽松,包括中国在内的多个东亚国家希望沙特扩大4月份出口原油的数量,遭到了沙特的拒绝。由此也可以看出本轮原油价格下跌,主要是沙特等OPEC国家利用成本优势,抢占市场份额之举,国际原油市场的供需关系并不像价格表现出来的那样,发生了根本性的逆转。既然本轮价格下跌不是供求关系决定的,那么暴跌暴涨就几乎不可避免。但沙特和俄罗斯达成新的减产协议,或者中东安全局势出现新的变化,国际原油价格可能会迅速恢复。

  一个古老的故事是说,当一轮股市牛市周期结束的时候,赚钱的不一定是股民,而是证券交易所外卖饮料的小贩。这轮国际油价的快速变动,赚钱的也不一定是炼油公司,而是那些掌握着众多VLCC超大型油轮的国际航运公司。